[木屋燒烤]從保安到80家燒烤店老板,他總結了餐飲四大坎

  • [木屋燒烤]從保安到80家燒烤店老板,他總結了餐飲四大坎已關閉評論
  • 3,417 views
  • A+
所屬分類:創業故事
廣告也精彩

俏江南上市失利,金錢豹關停僅剩一家,高端餐飲面臨困境,大眾餐飲的擴張之路卻未曾停止。

一個燒烤品牌,14年做成82家直營店,遍布北上廣深,木屋燒烤創始人隋政軍如何找到自己的市場?他憑什么有信心“拼搏三年,打造領軍品牌”?

從保安到木屋老板

隋政軍21歲到深圳時,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位貴人,盡管那人只是問了他一句普通的話:想找工作,你會干什么?

這句話啟發了他,讓他意識到自己啥也不會。之后他從一家跨國公司的保安干起,晚上去附近的深大讀夜校。兩年半以后隋政軍畢業,工作地點從公司樓下換到了樓上——當業務員,從藍領變成了白領。

此后他的職業生涯共分三段:做銷售,去中華自行車當高管,再到日本三洋負責音頻事業部的市場營銷。

最后是創業。這也是受那位貴人之邀,“我無法拒絕”。

為什么選擇燒烤?除誤打誤撞外,隋政軍認為和自己的基因也有關。“每個老板都有個DNA。比如木屋永遠做不了高端餐飲,我們沒這個DNA。”

隋政軍喜歡吃燒烤。他性格中有叛逆的一面,自認從小就是個比較“古怪”的人,什么事都喜歡問個為什么。老師說共產主義時代馬上來了,他有點懷疑,問老師:真有這么好的事?大街上奔馳車挺好的,一人發一個?電影明星陳沖挺美,每人一個?

老師沒法解決這些問題,但追美女而不得,才是他學生時代苦惱的事。“我中學開始,一直在追我們班上最漂亮的女生,但沒追到。我當時就沒想過,人家為什么會接受你?如果當時我明白,一定想別的辦法去追。”

由于老是被女生拒絕,在很長一段時間內,老隋奮斗的動力就是,讓拒絕過自己的女生感到后悔。

以至20多歲在深圳“發達”了之后,他還會開車回鄉組織同學會。“其實哪是什么同學會,就是想讓拒絕過我的美女看看而已。人不就這點德行么。”

他喜歡野趣、戶外。家里最多的是摩托,6、7輛,哈雷、杜卡迪、寶馬都有。他也愛吃。但并非挑剔的人,喜歡吃燒烤,路邊攤,鉆各種小巷子找美食。去了重慶,隨便找個地方吃碗小面,他都感覺“好吃得不得了”。

“人喜歡吃的,永遠都是自己熟悉的味道。我這么大了,懷念的還是青島海邊那臭魚爛蝦的味道。”

大眾口味,煙火氣,很能解釋他為什么做燒烤。

[木屋燒烤]從保安到80家燒烤店老板,他總結了餐飲四大坎
(*隋政軍)

“我這人運氣比較好,做了個燒烤,可以全國擴張。不像某些品牌,雖然做得好,但局限在了東部或西部地區。”

“如果只是停留在深圳,或圍著珠三角開一圈店,也是可以的。但最重要的是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百城千店”,是個可量化的目標。“中國餐飲的領軍品牌”,是他的長期目標。

問題和辦法

隋政軍說,在追求這個目標的過程中,每年都會遇到問題,每三年一個大問題。

入行前三年遇到的最大困難是,餐飲業的基本運營問題。“以前沒干過,慢慢開始學,餐飲業的基本邏輯你不能違背。”

跨過這“入門”坎兒,隋政軍及團隊摸到了一點門道。

下個階段面臨的是人才問題。當門店越開越多,團隊越來越大,老板一個人管不過來了。如何管人、留人、用人成了主要問題。

第三階段是綜合運營問題。經過近十年發展,供應鏈、選址體系、后勤支持等亟需系統解決。“舉個簡單例子,有的店開10年了,有的店才1年,該如何系統解決設備的維護問題?比如開著開著爐子壞了,你還能干什么?”

現在木屋的很多店隋政軍都沒去看過,去過的大概五十多家。他經常跑的就是北上廣深。

第四階段是組織機構再造的問題,也就是他們最近面臨的問題。簡單說就是老臣不再奮斗,新人很難上來。“年輕人起不來,官僚氛圍開始特別嚴重。”

[木屋燒烤]從保安到80家燒烤店老板,他總結了餐飲四大坎
他告訴創業家&i黑馬,自己用半年時間調整了這個問題。應對辦法是,自我革命,讓老新員工進行競爭,“我不來革命,就會有外面的人來革我們的命,調整不了就要完。”

外界看好木屋燒烤,他作為創始人,卻一直有著很重的危機意識。這種危機往往并不來自外部,而來自公司內部。

隋政軍向創業家&i黑馬坦言,去年底的自己,是有著焦慮的。最大擔憂即來自組織內部,企業文化。

此外,他對趨勢、流行、風口不感興趣。“也就是看一下。”當創業家&i黑馬提到互聯網這個話題時,他反問:你看,某某互聯網餐飲品牌,你們都不關注了吧?

“大家追逐形式,忽視本質”

“餐飲就是把東西做好吃。對我們來說,就是把烤串烤好,這是我們存在的價值。”

需要講話的時候,他就在各種地方重復講這些,直到都被自己說煩了。

有年輕人約他喝茶,想取經,問木屋燒烤怎么賺錢的。他也跟別人講這些,本質,好吃,品牌。“人家肯定忍著我,覺得我裝,怎么還不告訴我怎么賺錢呢?”

隋政軍一直認為,金錢是無法追逐的,而是事業成功隨之而來的東西。他有欲望,就是把木屋做好,但自認對物質生活沒有過多追求。不開車,身上北京上海各地地鐵卡好幾張;不穿名牌,平時沒事蹬個自行車,為了減肥半年能跑1 200多公里。

對于錢,他認為自己想得很明白了。“人需要的其實不多,一個月幾萬塊,就很滿足了。”

但木屋的3000多年輕員工可不是都這么想。他們年輕,對金錢有欲望。

“你想要什么并不重要,關鍵是你為什么可以獲得。”這是隋政軍近期培訓員工的一條重要思想。他認為現在年輕人普遍都面臨這個問題,價值觀混亂。

“我是領導者,他們思想不到位,我有責任。所以我要給他們一個目標。”

他開始像早年做銷售一樣,兜售自己的理念,要員工端正思想。“有時候說多了別人會覺得我像個衛道士,但本質就是這樣,思想意識不解決要完。”

為此他還學習了源泉5S(一套管理理念,創業家&i黑馬注),并將它導入到了目前的企業文化中。他預測明年夏天前可以做完。有多少人能聽得進?他沒有給予厚望,給五十多人講有一人明白就值。

他準備將這種宣講持續下去,一直到大部分人都了解。

去年年底,他甚至專門開了個自己的公眾號,講木屋的一些問題, “什么是木屋最有價值的東西”、“越有錢就會越快樂嗎”等等,共寫了8篇。木屋公號發的《醒醒吧,是時候該改變了》一文,五千多閱讀,77條評論,評論獲贊最多的是他自己寫的“忠言逆耳、良藥苦口”。

他目前花很多精力在建立基礎體系上。“我們還不錯,那是因為對手差。”

覺得人生不順的時候他喜歡看一本叫《故事》的書,講怎么寫劇本的。他從中看到了“啟示”的力量。“我一直想讓我的人生活得像個故事。這書說,一個好故事就是由沖突構成的。這么一想,面對問題就好多了。”

另外一本是《瓦爾登湖》。里面提到當時美國人貸款買房但身心被房屋困住的問題。隋政軍感覺像在說自己的事。“不能讓木屋燒烤困住我,我得控制它。”

他每天都會在朋友圈發“努力拼搏三年,成為全國餐飲領軍品牌”,說主要是發給團隊看,提醒他們道阻且長。

“人是活在對未來的期許里的。”他說。

  • 我的微信
  • 這是我的微信掃一掃
  • weinxin
  • 推薦公眾號
  • 文元說銷
  • weinxin
廣告也精彩
吳 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