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建設河蟹社會而犧牲的內涵段子:用放任低俗的算法賺錢

  • 為建設河蟹社會而犧牲的內涵段子:用放任低俗的算法賺錢已關閉評論
  • 200 views
  • A+
所屬分類:網絡熱點
廣告也精彩

以促進社會整體利益的方式處理好低俗信息,擺對它們的位置,這對通俗的信息平臺來說非常重要。越是在涉低俗信息的領域從事經營活動,越不能眼里只盯著錢,這應是所有相關信息提供者的座右銘。

互聯網低俗搞笑應用平臺“內涵段子”被永久關停,成為這一輪互聯網治理引起關注最多的焦點。網上傳,有少數該應用的忠實“段手”聚集表達不滿,朋友圈中也能看到一些反對關停“內涵段子”的帖子。更有甚者,西方主流媒體紛紛發文,指責中國政府對“內涵段子”這種娛樂搞笑平臺實施“政治打壓”。

需要指出的是,中國不可能把網絡治理對準“低俗”本身,因為人性中會有一部分就是指向“低俗”的,因此“低俗”的東西在這個世界上“野火燒不盡”。

其實一個人身上有正能量,也有熱衷低俗的密碼,一個社會也是這樣。任何社會組織起來的意義之一就是弘揚正能量,對低俗的東西加以管理,不讓后者肆意發酵,形成對正能量及主流價值的嚴重沖擊和挑戰。

在前互聯網社會,這種分寸是不難把握的,就像一個城市有歌劇院和話劇院,有體育場館,以及各種健康的文娛場所,同時也會有一些不那么健康的角落。城市的生態圍繞弘揚主流價值觀的基軸保持著平衡。

然而互聯網時代出現了一些顛覆上述秩序的苗頭。尤其是中國這樣的超大社會,上網人數成為絕對的世界之最,像內涵段子這樣的應用平臺很容易就把人們的低俗情結以過去不可想象的方式聚集在一起,匯聚成一股力量,把低俗作為文化旗幟高舉了起來。這是前互聯網時代完全沒有的格局,它影響了中國網絡的價值取向,形成了文化挑戰。

其實如果沒有政策和法規限制,技術上又可行,幫助人們宣泄低俗情結的商業計劃是比較容易成功的。如果別人出于道德約束不那樣干,少數人無底線地那樣做就更容易成功。比如中國沒有賭場,如果誰有本事辦出一個大賭場,肯定會大賺。如果有誰公開辦個黃色網站,也一定能爆棚。上述是些極端情況。

“內涵段子”是通過技術手段打了個擦邊球,它幫助人們惡俗搞笑,公開要把低俗變成一種社會共鳴,從廣度和深度上都有做低俗領域老大的趨勢,把它玩到極致。隨著它的粉絲越來越多,它相對容易地成為了中國互聯網上一個頗具影響力的山頭。

這既是道德層面的誤導,也是商業層面非常負面的示范。其他有道德底線的公司很不容易地經營著,而“內涵段子”卻像狼和羊競賽一樣,迅速成為“草原之王”。一個社會無論為了道德治理還是維護商業公平,都不應允許“內涵段子”不斷做大下去。

中國政府近來對以“你喜歡什么就給你提供什么”科技算法為基礎的信息平臺進行內容治理,是有道理的。如果西媒覺得不該治理,可以把那種算法引到西方社會去,看看不加任何治理的最終結果會是什么。恐怕到時候不光低俗,向戀童癖提供鼓勵他們變態的各種文字圖片,幫助有恐怖主義情結的人獲得他們想要的全套信息,都會上演。

回過頭來說低俗,當然了,它不可能從我們的生活中抹去,對很多人來說,“低俗”也是一種離不開的寄托。然而公共信息平臺該如何處理低俗內容,需要帶著巨大的責任感來把握。該怎么做的邊界的確有些模糊,但信息平臺的價值取向卻應當是正面而清晰的。肆無忌憚的宣揚低俗,通過這樣做斂財,這在我們的社會肯定走不通。關停“內涵段子”實際發出的是這樣的信號。

以促進社會整體利益的方式處理好低俗信息,擺對它們的位置,這對通俗的信息平臺來說非常重要。越是在涉低俗信息的領域從事經營活動,越不能眼里只盯著錢,這應是所有相關信息提供者的座右銘

  • 我的微信
  • 這是我的微信掃一掃
  • weinxin
  • 推薦公眾號
  • 文元說銷
  • weinxin
廣告也精彩
吳 文元